孟子

梁惠王上

1-34-6第7

梁惠王下

1-56-1011-16

公孫丑上

第1第23-9

公孫丑下

1-23-89-14

滕文公上

1-34-5

滕文公下

1-45-89-10

離婁上

1-34-1011-20

21-28

離婁下

1-910-1819-26

27-33

萬章上

1-34-67-9

萬章下

1-34-67-9

告子上

1-56-1011-20

告子下

1-45-89-16

盡心上

1-1516-3031-46

盡心下

1-1516-3031-38

 

滕文公上
 

第一章

滕文公為世子,將之楚,過宋而見孟子。孟子道性善,言必稱堯、舜。世子自楚反,復見孟子。

孟子曰:「世子疑吾言乎?夫道一而已矣!成覸謂齊景公曰:『彼丈夫也,我丈夫也,吾何畏彼哉!』顏淵曰:『舜何人也,予何人也,有為者亦若是!』公明儀曰:『文王我師也,周公豈欺我哉!』今滕絕長補短,將五十里也,猶可以為善國。書曰:『若藥不暝眩,厥疾不瘳。』」

第二章

滕定公薨。世子謂然友曰:「昔者孟子嘗與我言於宋,於心終不忘。今也不幸至於大故,吾欲使子問於孟子,然後行事。」

然友之鄒,問於孟子。孟子曰:「不亦善乎!親喪,固所自盡也。曾子曰:『生,事之以禮;死,葬之以禮,祭之以禮,可謂孝矣。』諸侯之禮,吾未之學也。雖然,吾嘗聞之矣:三年之喪,齊疏之服, 飦粥之食,自天子達於庶人,三代共之。」

然友反命,定為三年之喪。父兄百官皆不欲,曰:「吾宗國魯先君莫之行,吾先君亦莫之行也。至於子之身而反之,不可。且志曰:『喪祭從先祖。』曰:『吾有所受之也。』」

謂然友曰:「吾他日未嘗學問,好馳馬試劍。今也父兄百官不我足也,恐其不能盡於大事。子為我問孟子。」然友復之鄒,問孟子。孟子曰:「然。不可以他求者也。孔子曰:『君薨,聽於冢宰;歠粥面深墨,即位而哭;百官有司,莫敢不哀,先之也。上有好者,下必有甚焉者矣。君子之德風也,小人之德草也;草尚之風必偃。』是在世子。」

然友反命。世子曰:「然。是誠在我。」五月居廬,未有命戒,百官族人,可謂曰知。及至葬,四方來觀之,顏色之戚,哭泣之哀,弔者大悅。

第三章

滕文公問「為國。」

孟子曰:「民事不可緩也。詩云:『晝爾于茅,宵爾索綯;亟其乘屋,其始播百穀。』民之為道也,有痦ㄙ怞堡琱腄A無痦ㄙ拑L琱腄F苟無琱腄A放辟邪侈,無不為已。及陷乎罪,然後從而刑之,是罔民也。焉有仁人在位,罔民而可為也!是故,賢君必恭儉,禮下,取於民有制。陽虎曰:『為富不仁矣,為仁不富矣。』夏后氏五十而貢,殷人七十而助,周人百畝而徹,其實皆什一也。徹者徹也,助者藉也。龍子曰:『治地莫善於助,莫不善於貢。』貢者校數歲之中以為常。樂歲粒米狼戾,多取之而不為虐,則寡取之;凶年糞其田而不足,則必取盈焉。為民父母,使民盼盼然,將終歲勤動,不得以養其父母,又稱貸而益之,使老稚轉乎溝壑,惡在其為民父母也!夫世祿,滕固行之矣。詩云:『雨我公田,遂及我私。』惟助為有公田。由此觀之,雖周亦助也。設為庠序學校以教之,庠者養也,校者教也,序者射也。夏曰校,殷曰序,周曰庠,學則三代共之,皆所以明人倫也。人倫明於上,小民親於下。有王者起,必來取法,是為王者師也。詩云:『周雖舊邦,其命維新。』文王之謂也。子力行之,亦以新子之國。」

使畢戰問井地。孟子曰:「子之君,將行仁政,選擇而使子,子必勉之。夫仁政必自經界始,經界不正,井地不均,穀祿不平。是故,暴君汙吏,必慢其經界。經界既正,分田制祿,可坐而定也。夫滕,壤地褊小,將為君子焉,將為野人焉。無君子莫治野人,無野人莫養君子。請野,九一而助,國中什一使自賦。卿以下,必有圭田;圭田五十畝。餘夫二十五畝。死徒無出鄉,鄉田同井,出入相友,守望相助,疾病相扶持;則百姓親睦。方里而井,井九百畝;其中為公田,八家皆私百畝,同養公田。公事畢,然後敢治私事,所以別野人也。此其大略也,若夫潤澤之,則在君與子矣。」

 郭和杰校對/編輯

 

上一頁 下一頁