孟子

梁惠王上

1-34-6第7

梁惠王下

1-56-1011-16

公孫丑上

第1第23-9

公孫丑下

1-23-89-14

滕文公上

1-34-5

滕文公下

1-45-89-10

離婁上

1-34-1011-20

21-28

離婁下

1-910-1819-26

27-33

萬章上

1-34-67-9

萬章下

1-34-67-9

告子上

1-56-1011-20

告子下

1-45-89-16

盡心上

1-1516-3031-46

盡心下

1-1516-3031-38

 

離婁上
 

第四章

孟子曰:「愛人不親反其仁,治人不治反其智,禮人不答反其敬。行有不得者,皆反求諸己,其身正,而天下歸之。詩云:『永言配命,自求多福。』」

第五章

孟子曰:「人有琩央A皆曰:『天下國家。』天下之本在國,國之本在家,家之本在身。」

第六章

孟子曰:「為政不難,不得罪於巨室,巨室之所慕,一國慕之;一國之所慕,天下慕之。故沛然德教溢乎四海。」

第七章

孟子曰:「天下有道,小德役大德,小賢役大賢;天下無道,小役大,弱役強。斯二者,天也。順天者存,逆天者亡。齊景公曰:『既不能令,又不受命,是絕物也。』涕出而女於吳。今也小國師大國,而恥受命焉,是猶弟子而恥受命於先師也。如恥之,莫若師文王;師文王,大國五年,小國七年,必為政於天下矣。」

「詩云:『商之孫子,其麗不億;上帝既命,侯于周服;侯服于周,天命靡常;殷士膚敏,裸將于京。』孔子曰:『仁不可為眾也。』夫國君,好仁天下無敵。今也欲無敵於天下而不以仁,是猶執熱而不以濯也。詩云:『誰能執熱,逝不以濯。』」

第八章

孟子曰:「不仁者可與言哉?安其危而利其菑,樂其所以亡者。不仁而可與言,則何亡國敗家之有!有孺子歌曰:『滄浪之水清兮,可以濯我纓;滄浪之水濁兮,可以濯我足。』孔子曰:『小子聽之:清斯濯纓,濁斯濯足矣。自取之也。』夫人必自侮,然後人侮之;家必自毀,而後人毀之;國必自伐,而後人伐之。太甲曰:『天作孽,猶可違;自作孽,不可活。』此之謂也。」

第九章

孟子曰:「桀紂之失天下也,失其民也;失其民者,失其心也。得天下有道,得其民,斯得天下矣。得其民有道,得其心,斯得民矣。得其心有道,所欲與之聚之,所惡勿施爾也。民之歸仁也,猶水之就下,獸之走壙也。故為淵毆魚者,獺也;為叢毆爵者,鸇也;為湯武毆民者,桀與紂也。」

「今天下之君有好仁者,則諸侯皆為之毆矣。雖欲無王,不可得已。今之欲王者,猶七年之病求三年之艾也。茍為不畜,終身不得;茍不志於仁,終身憂辱,以陷於死亡。詩云:『其何能淑?載胥及溺。』此之謂也。」

第十章

孟子曰:「自暴者,不可與有言也;自棄者,不可與有為也。言非禮義,謂之自暴也;吾身不能居仁由義,謂之自棄也。仁,人之安宅也;義,人之正路也。曠安宅而弗居,舍正路而不由,哀哉!」

 郭和杰校對/編輯

 

 

上一頁 下一頁